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动态 > 技术评论 > 本文


何宝宏:我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公有云服务相对滞后




发布时间: 2012-10-18 9:19:26  
    9月19日,一场主题为“智变中的ICT产业:开创应用和服务新时代”的“ICT中国2012高层论坛”在北京举行。会上,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互联网中心主任何宝宏对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在公有云方面的滞后反应给出了提醒,同时,也对国内外公有云的发展现状给予总结。

    何宝宏直言:我国电信公司在云服务领域相对滞后,还需要加把劲。虽然做得很多,但是不占优势。我国三大电信公司都做了一些东西,相对国外的公司来说比较缓慢,确实还需要不断地努力。


工信部何宝宏:全球公共云服务现状与趋势
图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互联网中心主任何宝宏

    当然,何宝宏也指出,我国和一些外国在政策和策略方面也是不同的。我国宏观政策是将云计算作为战略新兴产业的一部分,而国外一些国家将云计算作为一个工具;在相关配套法规上,针对数据和隐私保护方面,国外一些国家对现有的法律法规做了很多的修订,包括它对云计算服务的采购方面提了一些具体的标准和要求,但是国内这方面还没有完成或者正在进行之中。

  何宝宏表示:“现在云计算热度不减。看看云计算的曲线图,今年云计算相关的图上确实也是非常热,混合云在井喷,还有私有云等等”。而2010年的CC专用曲线,2009年只有一个相关的云计算,2008年也只有一个。至少,我们的工程师认为是有价值的。总结来看,2012年全球发展最快的几个领域,包括大数据、3G打印、活动流媒体,互联网电视、NFC、媒体平板等等。

    另外,我国整个信息通信行业呈现消费化的趋势,一个是工具化,提高生产力;还有一个,为大众提供消费类电子的信息服务。众多的产品和服务越来越面向消费者,越来越降低这方面的技术门槛,也越来越艺术化。现在我们的互联网云计算越来越感性化,这个趋势也非常明显,比如像3D打印都是这样的特征。

  何宝宏粗略算了一下,截止到2012年上半年,美国云概念股的表现。2012年1—6月份,云概念相关股涨23.8%,美国三大股指10%。如Amazon大概是32%。但是,Google是负10%,不能引领这个产业技术方向往前走了。

    任何一个新技术的出现,就会有人说这个东西好,有无数人吹捧,也有无数的骂声。哪些技术会被“咒死”呢?

    如果说这个技术的可靠性不行,政策、体制机制、标准不健全、安全性有问题、价格太高等等,都可以靠技术的进步等去解决。而有些技术的规律,尤其是我们产业界的摩尔定律,包括我们一直在讨论的热点问题是不太符合摩尔定律的,有些技术明显做早了,所以,如果说摩尔定律不到的话,你可能要熬很多年,可能就会熬死了。如果有人已经做了一个封闭的系统的时候,你要成功的话,只有一条路,就是要开放,就像Google一样,跟当年的Windows格局是一样的。

  第二种情况就是产业链的同步,如果有些技术需要全产业链的支撑配合的话,是非常麻烦的一个事情,除非也是有超强的实际效益。否则的话,千万不要玩这种游戏。

还有一个复杂性,其实一出来这个复杂的话,基本就宣布它死亡了。一开始大家看不到,也听不懂。所以,必须要一句话说清楚。

    还有扩展性,如果一开始不考虑扩展性,就会死掉。

    还有一些不确定的,就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如果你在创新不能够产生新的业务或者新的价值,或者说你对现有技术替代的成本数量级的下降的话,可以判断这个技术基本上也是没戏,必须是有数倍,甚至十倍的优势才有可能。

    IaaS、PaaS和SaaS谁的机遇更大?

    何宝宏领导下的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互联网中心,目前正在对我国以及全球公共云发展情况进行研究。根据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互联网中心的调查,对市场的估计差别高达63倍。什么是公共云,大家都是一头雾水,是什么、不是什么,各说各辞。

    那么,何为公共云?云计算概念有很多的定义,但是符合市场的定义的话差异太大。何宝宏指出,公共云是指基础设施由某一组织所拥有,面向公众或某一行业通过网络提供IT能力服务的部署模式。

    公共云也存在泛化的问题。何宝宏认为,出现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就是我们在进行公共云服务的时候,比较广义的公共云服务主要是业务模式,通过网络提供的服务就叫公共云服务,面向公众的,狭义的要考虑技术的时限,如果你没有这种技术特征就不算公共云。否则,比如IaaS服务是这样一个考虑,狭义的就是集中于数据中心的三种资源,利用虚拟化的技术实现隔离,通过网络提供给客户,PaaS也是这样一个考虑。当然广义和狭义两种是并存的。

    那么是谁的机遇呢?何宝宏认为,IaaS服务形态相对比较稳定,标准化对于其他两种类型相对来说比较高,规模可以产生效益。另外,市场竞争是非常激烈的,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当我把软件托管给你做存储和计算服务的时候,用户的信任是非常关键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可能比较有优势的市场竞争者,一个是电信公司,他有强大的网络资源、政策资源、用户资源、信任资源等等。另外一个就是互联网巨头,也是拥有很强的服务方面的能力、技术优势,还有客户群。所以,这一块IaaS服务的话,我觉得市场是一个规模效应的问题,因为同质化的现象会比较明显。目前来看,IaaS市场的规模很小,IDC的作用还没有显现出来,主要以突破存储空间和虚机为主。

  PaaS服务属于技术比较密集的。目前,因为我国没有统一的标准和政策,至少现阶段来看,恐怕属于巨头玩的游戏,尤其是属于互联网公司和软件公司等等玩得起的游戏,PaaS要赢得用户的信任,可能比IaaS更麻烦。因为这个牵扯数据的可移植性的问题,所以这块也是一个明显的趋势。

  SaaS服务目前可能面对中小企业比较多,而且SaaS市场恐怕很难出现巨头。如果说,做一个SaaS依赖于别人的PaaS来做。

    那么,全球公共云的服务情况是什么状况嗯?

    何宝宏首先介绍了公有云的先驱之一Amazon(亚马逊)。2010年亚马逊的营收是19亿美元,占美国IaaS市场的59%。全球互联网用户中有三分之一每天会访问架构在AWS上的网站。目前,亚马逊已经贡献了北美互联网流量的1%,已经成为第四大CDN提供商。

值得一提是,2012年1月份,Zynga从Amazon服务器上迁移出来,主要是出现了当机。另外一个考虑是性能问题,可靠性问题。因为,EC2提供的服务是面向所有人的,当我们面临更高的交互性和性能需求的时候,所以它就把这个搬出去,自己做了技术服务。

    还有一些其他的案例,包括Myspace等都在用Amazon的服务。在美国,IDC业务已经出现了一个替代的作用,主要是在美国市场是创新型的公司,在中国主要面对中小企业更多一些。

  还有一个明显的影响,就是在2012年的时候,公共云的服务会开始显现。

何宝宏给出一组数据,到目前为止,全球软硬件的销售增长是10%,IaaS的增长高达50%,即使是谁也说不清楚的PaaS增长率也是比较高的。

    尤其是2012年,比2011年的增幅也非常明显,SaaS的增长是比较慢的。这个直接导致一个结果,2012年上半年,全球的服务器市场下降,增幅是负2.9%,主要是云计算服务器虚拟化技术开始用了,服务器资源上升了,就没必要买那么多服务器,可能导致市场的萎缩。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下一步软件定义的网络,这个技术走向成熟的时候,网络设备的市场会不会也面临萎缩的情况,也是有可能的。

    现在又提出了软件定义的数据中心软件定义的安全等等,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所有的互联网公司,所有大的游戏厂家,大的零售商,音乐厂家都是软件公司,现在我们看到实体行业一大片萧条,电子商务的替代作用比较明显。这是产业界共同面临的问题。我们看到现在出货量还在上升,显然得益于云计算的发展。

  一方面,公共云服务要直接面向消费者要,还有一个面向这个行业。何宝宏透露了一个统计结果:在金融媒体等行业,公共服务在各行各业都有应用,这是直接面向特定行业的公共云的服务,跟我们所谓的互联网公司所谓面向不特定人群的话,还是有一定区别的。数据来源也是不同的,一个是面向公共的大数据,一个是面向可能这个数据不完全开放的,服务商也不太一样,主要的服务商也不太一样,案例也不一样。公共云看起来,行业云的发展还是非常快的。

  另外一个公共云的服务,发展正在改变IT网络设备的严谨,我们看到互联网公司和原来传统的IT公司在做云计算方案的时候是不太一样的,互联网公司追求小快灵,IT制造商等等转型过来提供这种云计算解决方案时考虑更多的是技术要用,还要考虑可靠性、服务多样性、高性能等等,不完全追求质量和目标。行业云和公共云的技术路线也不太一样。

  各国政府在支持公共云服务发展做的努力也不太一样,像美国、德国、韩国、俄罗斯、英国、日本等等,他们通过向社会提供公共数据的共享,来拓展社会服务的范畴。当然,2012年与云计算密切相关的是大数据的开放,包括美国、英国政府等等,全球有31个国家开始面向全国开放政府的数据

    最后,何宝宏介绍了我国公共云发展服务的情况。

    目前,我国公共云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整个公有云服务大概是35亿人民币,还不是很大,以70%的速度在增长,远高于其他行业的增长幅度。从全球角度来看,我国公共云的服务占全球市场的1.9%,而中国IT市场规模约占全球的3%。

    我国云计算的市场规模,在全球占比低于我国的IT市场占比。其中,最主要是看到IaaS市场、PaaS市场、以及SaaS市场,尤其是SaaS市场非常多,中国拥有成千上万家软件中小企业,所以这一块比较多。

    根据何宝宏团队调研的结果:我国IaaS市场大概是5亿多一点,明年大概在9—10亿的规模,大概增幅会保持到90%多的增幅。IDC市场也会增长,从IaaS层面来看,市场还比较小,投资今年可能要趋缓,这跟各级政府的地方债务有很大的关系。另外,IDC的替代作用尚未明显显现出来。

  在PaaS方面,何宝宏团队的统计调查结果显示,2012年大概是1亿多的市场规模,主要还是以模仿GAE的业务为主,属于行业发展初级阶段,回报也搞不清楚,大家在PaaS方面都处于摸索阶段,行业集中度会比较高,竞争性也不是很强,因为PaaS目前至少产生不了相互替代的作用。

  在SaaS方面,缺乏大企业的参与,以中小软件公司为主的,业务比较同质化,大家都忙于做CRM、OA服务,所以整体大概是这么一个态势。

  从服务商的角度来看,服务商规模比较小,业务同质化强弱分离,IaaS、阿里云、盛大外网等等,国家基本上还是以云存储为主的,大概估算下来,这一块注册有5万虚机左右,注册用户是一百万,今年大概就是2—3亿的值,还不是很大。

    PaaS主要是腾讯和新浪这边做得比较好,注册用户一个是80万,一个是28万。挣钱好像还没有,这个主要是因为它是通过其他渠道。

    SaaS大概是1亿左右的情况。调研的情况,用户的尝试心态比较明显,看看好不好使,以小规模的虚机和存储为主的,用户使用云计算服务主要是软件开发类,主机类服务、存储类服务、地图、电商的一些服务,在国内是比较常见的几种业务类型。右边是一个大概的支出,5万元以下的大概占了60%的情况,大家基本上都是试一试,这种情况比较明显。

  另外,在中国,中小企业对云计算的接纳程度明显高于大型的企业,右边是埃森哲调查的结果。大企业一个是技术储备比较雄厚,也不缺钱,但是担心可靠性、安全等风险问题,这都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所以一般会从中小企业、创新性公司开始。中小企业选购云计算的主要目的是更可靠、更安全、更便捷、更省钱,这个是可以理解的,说明我们对云计算好处的宣传已经基本到位的,大家都听到云计算会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只是担心会不会像你说的那么好。

    在公共服务市场上,国际巨头已经开始进入国内的市场,目前提供基础服务的,国内是百度、盛大和阿里云比较多,微软的国内市场比例也不低,这一块的竞争还没有谁明显的领先,即使市场占有率比较高的话,但是数字本身还是很小的。

  行业云的建设已经启动,但缺乏政策有效支持。国家的壁垒还是明显的,行业这块,公共云服务我们缺少相关配套政策,包括我们的数据、软件的一些托管方面的工作、要求,一些敏感数据,比如说在日本,它的医疗、保险,还有农业等一些信息禁止托管到第三方平台上,主要是防止泄密的问题,对不同行业,数据的托管是有法律方面的要求的,我们国家这块搞不清楚,所以谁也不敢做,就缺少了政策方面的信息。

  何宝宏指出,电信公司在云服务领域相对滞后,这个需要加把劲,虽然做得很多,但也不是占优势。三大公司都做了一些东西,但是相对国外的公司来说比较缓慢,确实还需要不断地努力。所以,我国公共云服务的发展任重道远,我国把所有的服务市场加起来也还不到Amazon的30%市场规模规模非常的小,三大优势群体带动市场的规模是有限的,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本文来源:中关村在线

 

    相关文章推荐: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云计算转型战略研究

分享到:
阅读:1316次
推荐阅读:

版权所有 © 2011-2016 南京云创大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835305), 保留一切权利。(苏ICP备11060547号-1)  
云创大数据-领先的云存储、大数据、云计算产品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