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动态 > 技术评论 > 本文


探讨云计算价值:廉价却不贱卖




发布时间: 2012-8-16 11:27:33  

    “云计算真的更便宜吗?”在最近一场活动上,在所有提出的问题中,这个问题最难回答。前几天,我在新泽西理工学院主持CloudCamp研讨会——一个非正式会议,旨在沟通和普及有关云计算的各种信息。自从四年多前这一系列非传统会议开办以来,它的足迹已遍布全球300多个城市。期间科技界几多变迁。讨论的话题已从云计算的界定,转为云计算能用来做些什么?

    我开始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许多我聊过的人将云的成本描绘成“黑魔法”,这颇令人惊讶。最通常的回答是“看情况”。这样的回答不能让我感到满意,我继续进行探寻。我开始问尽可能多的人 “云计算真的更便宜吗?”

    在我探索答案过程中,有一个类比经常被反复提起,那就是“租车类比”。微软的政府技术战略高级总监艾伦·梅里休(Alan Merrihew)解释道:

    如果你有客人到访你所居住的小城,他们在城里逗留的两周里,你会买一辆车给他们使用吗?然后让那辆车一直闲置直到他们下次再来?不,当然不会!合乎逻辑的做法是,你会租一辆车供他们在观光时使用。实际上,云服务跟租车服务很像,只不过它所出租的是信息计算服务(ICT)。让我们运用汽车租赁类比再次审视云服务的五个特征:

    按需自助服务(租一辆车很容易,你可以打电话或上网预订)

    分布广泛的接入网络(汽车租赁机构的网络遍布世界各地,你可以随处获得租车服务)

    资源聚集(汽车租赁公司在其业务覆盖范围内的任一城市都拥有大量汽车以满足租赁需求。你不必为此担心。如果一家机构无车可提供,他们往往会向你推荐其他机构帮助你租到汽车。)

    快速的调整能力(当汽车租赁公司知道某处有一个大型活动,租车需求会很大时,就会把车都投放到那里。他们会调整规模以适应需求变化。)

    计费服务(你只为使用汽车的时间付费。一旦将车归还,你的义务就结束了。不需再付保养、保险、燃油和轮胎等费用。)

    我继续到乔·韦曼(Joe Weinman)那里寻找答案,他是一位在云计算方面很有威望的思想领袖,他的著书《云经济学:云计算的商业价值》(Cloudonomics: The Business Value of Cloud Computing)即将出版。他认为大多数人用过于简化的模式来衡量云的经济价值。他表示,“对于云的一般看法是大供应商可实现规模效益,因而比用“DIY”方式来做IT的成本更低”。然而他认为,从云计算为公司创造的价值这个角度来说,上述观点既非必要条件也非充分条件。虽然就单日成本而言,租车比买车贵得多,但人们还是一直在租车。同样,韦曼解释说,建设云计算基础设施对降低成本的真正价值不在于能降低单位成本,而在于只需按次付费,无需承担费用。“事实上,当你使用云服务时你支付了多少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当你不使用它时你什么都不用付,这才是驱使成本降低的关键所在。”

    位于纽约的Stackpop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森·埃文斯(Jason Evans)认为云并不是一种很好的节约成本模式。他的公司是一家联系服务提供商和网络基础设施买家的B2B的电子商务交易平台。埃文斯说,尽管“在大多数方面云技术正在快速发展(如,专属‘云’服务器、有保证的国际运算处理系统、更低廉的定价,等等),但是对更大规模的应用来说,现在任何一家云服务提供商的云经济都没有意义。对任何达到一定规模的企业(每月由稳定的基本流量负荷产生1.5至2万美元费用),把这些基本负荷转移至自己的托管主机,则能显著降低成本。即便是在像纽约这样电价高达500美元/千瓦的地方,相关的资本开支也能在4到12个月内收回,3年节省下的费用将数倍于投入。大多自己管理服务器的主机托管客户(无须担心多租户或管理员不够的问题)也能看到计算性能和稳定性上的显著提升。(埃文斯对比了亚马逊云服务和托管主机spreadsheet软件以更好地解释他的观点。)

    另一方面,韦曼指出云计算的意义不止于简单地降低成本,甚或提高“业务灵活性”。 他认为“云真正有趣的用场是企业战略,甚至于帮助企业建立存在感”。韦曼在其最新发表于《福布斯》的一篇文章中概述了如何用云来支持四项主要战略:卓越的运营、顾客亲密度、产品领导力和加速创新。比如,云和移动平台能用于优化外场支援和物流;利用云来做大数据聚合和深度分析,能够支持顾客亲密度战略,正如亚马逊和网飞(Netflix)公司看起来比我们自己更了解我们的偏好;云服务能增强产品的区分度,例如Nike+通过具备云功能的数据采集和社交网络,与普通的运动品牌区分开来;还有像Netflix Prize这样的基于云的竞赛,通过对开放性创新战略的支持,突破了企业内部研发团队的视野局限。

    云计算的真正价值似乎远远超出具体的经济账,而是直击创新的核心所在。而创新给予一个企业或机构的潜在价值是无法量化的。做前所不能的事情才是建设云的主要驱动力。当以价值赋予的角度看问题时,价值命题就快速地由要耗费多少成本转变为能创造多少价值?

    我仍未被完全说服,于是继续追问韦曼,“有一种观点认为‘IT不重要’。但如果真是如此,请解释一下谷歌的案例吧。谷歌在创业之初没有品牌,没有资本,也没有优先获得资源和资本的渠道,但谷歌将算法优势嵌入IT中用作云服务,创造了2,000亿美元的市值,从400亿美元的营收中获得了250亿美元的利润。”

    不幸的是创新和机会非常难以量化。另一方面,所花的钱则容易解释得多。最近一些刚刚崭露头角的初创企业专注于帮助公司更好地控制云计算相关的成本支出。这些公司纷纷试图从这样的角度回答成本问题——不只是看过去一个月或一年花了多少,而是看云计算将来还要花多少钱。如Cloudability、 UptimeCloud、CloudCruiser和 Cloudy 等公司正在引领向未知的云经济领域收费。该领域很快将变成云市场中的最大热门之一。

    我联系了位于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Cloudability公司以了解他们对此事的看法。该初创企业刚刚在首轮融资中筹集了870万美元资金,其全明星投资者阵容包括风投公司The Foundry Group以及企业孵化器500 Startups,投资机构Trinity Ventures和广告公司Wieden + Kennedy。它创建了一个平台,使云客户能够创建简单的日常报告和预算提醒,保证他们不会被超限租金和飙升的费用所惊到。Cloudability现在声称为80多个国家的3,000多家公司管理价值1.4亿美元的云服务。

    Cloudability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特·埃利斯(Mat Ellis)说,认为云计算更贵的人最终将失去工作,部分原因是由于他们将被远远地甩在后面。他告诉我公司要么适应潮流要么自取灭亡。他承认他的客户正为新事物支付高价,要成为早期使用者还有一些额外的成本。但他表示“机会盖过这些不足。”

    沙伦·瓦格纳(Sharon Wagner)是一家以色列初创公司Cloudyn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该公司致力于成本管理,分析客户云服务的使用和花费情况,并建议如何进行优化。他表示,对于一家较小的网络公司,“云计算不仅更便宜,其实还是唯一的选择。”随着公司的成长,就会出现费用激增问题且总的使用情况变得极其难以预测。他表示基本上有两个选择,使用你自己的数据中心,或用其他人的。Cloudyn试图通过他所说的“最佳云配置”对云资源进行动态分配。

    我问他,什么样的客户正在使用Cloudyn服务,瓦格纳告诉我他的客户现在在云服务上的平均花费一年超过15万美元,最大的客户一年花费超过800万美元。Cloudyn去年秋天完成了种子融资,获得资金150万美元,并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宣布开始新一轮大规模融资。

    那么云计算真的更便宜吗?答案归根结底在于你能够多么密切地管理、追踪和调整你的基础设施。如果你现在只是盲目地将你的应用程序丢给云,没有任何追踪或不尽任何责任,那么答案很可能是不便宜。如果你花时间去分析清楚你的IT目标,多加比较,云计算当然会更便宜。

    简而言之,韦曼说道,“云能够帮助降低成本,但更重要的是,云能是战略的一个核心因素,并且有时能够成为竞争优势和市场主导的基石。”

    本文来源:网易

 

    相关文章推荐:倪光南:依托云计算推进低成本信息化

分享到:
阅读:1113次
推荐阅读:

版权所有 © 2011-2016 南京云创大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835305), 保留一切权利。(苏ICP备11060547号-1)  
云创大数据-领先的云存储、大数据、云计算产品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