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动态 > 行业热点 > 本文


数据揭秘:春运车票有多难抢?




发布时间: 2017-1-3 17:29:38  

  传说中的春运抢票,是一项对手眼协调速度、徒手计算机操作速度、奇特图形辨识速度等个人身体能力,对计算机配置、网速、网络稳定性等硬件基础设施条件,对地区经济发展、交通运输水平等宏观经济背景,以及运气等不确定因素的综合比拼。


  所以……已抢到的,恭喜恭喜;没抢到的,快点放弃。


  很近,我们做了一个测试实验,从12306网站上采集了春节期间从上海出发去往各个城市大约500班列车的实时余票数据(数据技术细节请看文末),希望能用这些数据帮我们搞清楚一个问题:


  春运抢票到底有多难?


  我们抽选了几条线路的余票数量变化情况,一看便知:



  上图是G1359次列车的上海虹桥-长沙南站的余票情况。这个区段的特等座和一等座有部分余票,主要竞争在于二等座。二等座在放票后1分钟有58张票剩余,之后经历了数抢票-退票风潮(退票也可能是付款失败造成的),在放票后1600秒左右(约27分钟)售罄。


  (注:类似58-20,20-58,58-20这样整齐的票数波动情况在理论上不会存在,但在我们的样本中很常见,可能是受到数据采集时网络稳定程度的影响,对真实情况的表征有一定偏差。)


  与长沙的票数阶梯状逐步减少相比,其他线路的竞争则要激烈得多:



  上图是K152的上海-商丘段的余票情况。开始放票后,硬座、硬卧、软卧瞬间被抢空,而少量剩余的无座票则经历了无数轮血腥激烈的拼抢,退票抢票的时间间隔往往只有几秒。半小时后,战斗才暂时告一段落。


  相比商丘的血腥激烈,到重庆的余票数量变化则体现了抢票人的犹豫纠结:



  上图中是D636次列车的从上海虹桥-重庆北站区间的余票情况。绝大部分票瞬间被抢购一空。此后半小时内,陆续产生了3张无座票的余票,分别在2分钟后、16分钟后和半分钟后才被抢走。是的,这班车历时12小时51分钟,要不要站回去,的确令人纠结。


  在这些随机抽取出的个案后面,其实都是无数不停刷新和点击鼠标的抢票乘客。我们把所有班次的数据汇总,可以得到以下结论:


  一、春运抢票,一分钟定生死


  按照目的地进行统计,可以看到,开始放票后1分钟,有35座城镇的全部列车、全部座位的火车票售罄;而我们把统计时间延长到放票30分钟之后,城镇数量也只是增加到了36座。抢票很难的35座城镇列表见下图:



  很明显,1分钟内票被抢光的城市,30分钟内也基本不可能抢到票了;而1分钟内票没有被抢光的城市,则可能根本不需要抢。


  所以,假如你在1分钟内没有抢到票,那么恭喜你,你可以停止刷新并离开战斗页面了。


  春运抢票就是这么残酷:1分钟定死生。


  二、哪些地方还有余票?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1分钟生死线原理了,那接下来我们就计算一下放票1分钟后各个城镇的剩余票量,落在地图上:



  在上图中,颜色越绿表示该城镇的余票量越多,红色的表示余票量在10张以下。可以看到:


  大部分地区城市仍有余票;


  余票量较低的城市集中在山西陕西、湖北湖南、以及西南云贵一带;


  有36座城镇(包括哈尔滨、宝鸡、唐山、昆明、咸阳、延安、荆州等)在放票后1分钟各种票全部售罄,共占样本城镇总数的18%。


  总体而言:82%的城镇在1分钟生死线后还仍有余票。


  比如说郑州。从上海前往郑州的车票,经过1分钟生死线后,余票总计仍有4600余张。


  比如说成都。从上海前往成都的车票,经过1分钟生死线后,余票仍有2000余张。


  但是问题来了:


  传说中的全河南全四川都买不到火车票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三、起讫时段和有无座位,才是隐藏在“仍有余票”信息下的关键因素


  还是以 郑州 为例吧,我们仔细查看一下余票信息便知,这些余票主要分布在K4046、K4168、G368、G1826等列车上。而列车时刻表显示:


  K4046和K4168的发车时间为凌晨:2:50和3:55;


  G368和G1826的发车时间在晚饭时分,而到达时间则在深夜:23:02和23:28。


  再来来看看成都的例子。一分钟生死线后,上海往成都方向有余票2000余张,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余票全部都显示为:无座。


  上海前往成都的3256次列车,历时47小时18分钟;上海前往成都的K4138次列车,历时40小时1分钟。


  很简单:一些春运热门目的地在1分钟生死线后仍会有余票,因为这些班次立车要么时段很差,要么根本买不到座位。


  四、1分钟生死线后,60%的车次都买不到有座位的票


  考虑到我们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半夜摸黑出入火车站,或者有强大的体力和意志力一路站回家,假设我们希望出发到达时刻至少有一个在“朝六晚九”时段内(该标准的制定,参考了每半小时的出发达到列车数,和大部分乘客的主观感受),且回家路上至少有一个座位/铺位的话,抢票会变得多困难呢?


  如果我们只抢符合上述要求的票,那么1分钟生死线后车票售罄的城镇数量将从36个剧增到122个,样本数占比也从18%上升到60%,增长了3倍还要多。


  这些新进入售罄名单的城镇包括:成都、重庆、东莞、桂林、怀化、锦州、乌鲁木齐等。


  我们将新条件下的余票情况画在地图上:



  由上图可知:


  从上海出发的时间适宜、有座位/铺位的列车,仅在长三角地区、京沪线上以及福建等地区还有有少量余票;


  大部分地区都已经全部呈现红色。1分钟生死线过后,一票难求。


  现在我们明白了:


  春运也许并非一票难求,真正难求的是那张能让我们有尊严地坐着回家的票。


  五、越是偏远且经济落后地区,越是一票难求


  以上,我们分析了不同条件下的余票情景,但作为一个在魔都生活的外地人,还有一个问题没有回答:


  到底上海前往哪里的春运票更难抢呢?


  我们仍然以抢到“可以有尊严地坐着回家的火车票”作为目标,按照与城镇等级和与上海的距离对城镇进行分类,比较各类城镇在1分钟生死线后的余票情况,统计结果如下图所示:



  从距离上看,目的地距离上海越远,票越难抢;


  从城市等级来看,目的地越是小城镇,票越难抢。


  从上海去到同为一线城市的北广深,票不需要抢;


  去往同处长三角的南京杭州,票不需要抢。


  真正被疯抢的车票,是那些远离上海的小城镇,比如湖北恩施、四川达州、辽宁铁岭以及河南驻马店……


  而真正抢不到那张车票的,也很可能正是很需要那张票的、想带着尊严回家的人。


  来源:城市数据团

阅读:532次
推荐阅读:

版权所有 © 2011-2017 南京云创大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835305), 保留一切权利。(苏ICP备11060547号-1)  
云创大数据-专业的云存储、大数据、云计算产品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