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动态 > 技术评论 > 本文


优豆并购剧情正酣:洗牌遮不住 高层东流去




发布时间: 2012-7-11 13:48:31  

    “优酷和土豆合并已经有6周,当时有信心,现在更有信心,这个事是必做必胜,大家可以坐下来喝啤酒吃羊肉串,看到什么不了解的都可以问。”在今年4月底优酷和土豆联谊会上,优酷CEO古永锵热情洋溢的给土豆员工鼓励,安慰其不要被外界因素影响,并称双方合并顺利。

    一旁的土豆网CEO王微也打气:“网上有各种关于优酷土豆合并的猜测,大家看看就罢。以后优酷员工到土豆来就像回家一样。我们也是一样。”那一刻,王微与古永锵就仿佛是失散多年亲兄弟见面那般亲切,而忘记彼此是曾相互攻击多年的老对手。

 

优豆并购剧情正酣:洗牌遮不住 高层东流去

 

    不过,合并不像古永锵和王微说的美好和顺利,优酷和土豆并非没有芥蒂。随着昨日曝出土豆COO王祥芸离职,不仅意味着双方整合进入深水区,更意味着土豆高层洗牌或将开启。坊间更有传闻,优酷高级运营副总裁魏明将接管土豆,王微在新公司任董事1年后将彻底淡出。

    失去创始人的公司无疑是家可悲的公司,同行酷6已是先例,灵魂人物李善友出走后,创始高管团队相继出走,酷6迅速从视频第一阵营滑落。一旦王微离开,土豆将走向何方,这帮员工又将在何处,这也引发外界关注。

    目前这一合并仍在缄默期,需要监管机构批准,优酷土豆合并政策也需要到8月才能明朗。但实际上,不少土豆员工一直在担心优酷对土豆“大清洗”的到来。

    从版权部门开始——洗牌或导致高管离职潮

    优酷土豆这场合并其实并不太被外界看好,互联网分析人士谢文(微博)就公开表示:“优酷土豆并购案是资本界的可耻记录,一个公司上市没几天就只好卖掉,忽悠了投资者,害了公司员工。”由于双方业务重叠度高达80%,关于优酷土豆裁员、土豆将遭洗牌的传闻一直不断。

    新公司中优酷占71.5%股份,土豆占28.5%,这使得整合完全以优酷整合土豆方式进行,土豆高层和员工被边缘化。此前即有媒体报道出,眼下的土豆员工并无太多事可干,不少人下午才上班。一位土豆网员工说:“玩玩游戏、聊聊天,早早下班,一天能做完一件事算不错。”

    目前优酷土豆在各方面都在加快整合,技术、带宽、内容购买等板块已被优酷接管,其中,版权部门最先与优酷对接部门,相关业务向优酷高级副总裁魏明汇报。此次随着土豆网COO王祥芸离职,优酷土豆合并进入到深水区,双方将对广告和销售进行整合。

    王祥芸被称为土豆实权派人物,由王微一手提拔,2010年3月晋升为首席营销官,管理全国销售以及市场传播,同年10月被任命为首席运营官。在宣布离职前广告部门仍由王祥芸负责,不过策划、运营等部门,以及广告后台数据分析研究部门已直接与优酷接触。

    知情人士透露,由于优酷直接与土豆各业务线对接,更多的土豆中高层像王祥芸一样被架空,下面无人可管。这些高管之所以还待在土豆,愿意被优酷“养着”,主要是有大批期权未套现。当初土豆刚上市就破发,因此很多人迄今仍保留着那部分期权。随着新的期权锁定期结束,土豆有可能会迎来一波离职潮。

    据腾讯科技了解,土豆上海一名人力资源总监日前已经离职,另一名副总裁近期准备抛售所持土豆期权,为撤离土豆做准备。关于整合问题,一位土豆中层对腾讯科技表示,自己不太主动过问,“害怕自己说错话。”另一员工表示,“我今天跟你说了,我明天可能就得‘下课’”。他强调,这是两个公司之间的事情,自己不方便说。

    土豆内部流传的说法是,王微不再过问土豆内部事务,在双方达成协议的一年后,王微将彻底淡出这家公司。土豆内部也非常悲观,愿意留下了的人不多。“如果是你,你愿意原来同级别、甚至你认为比你差的竞争对手来管你吗。你服气吗?”

    有传闻称魏明将接管土豆,不过,魏明并未明确回应,优酷CTO姚健和土豆COO王祥芸均表示不方便表态,优酷土豆官方也是三缄其口。

    隐性洗牌——怀柔政策下的整合进行时

   “愚蠢,卑鄙,冷血的盛大!别诱惑我!我不同意!”2011年,在无法忍受酷6长期亏损后,盛大举起“屠刀”砍向了酷6销售团队,不过,却遭到当时的酷6副总裁郝志中(微博)激烈反抗。郝志中带领着销售团队与盛大进行了旷日持有的舆论战。

    最终,酷6初创团队高管纷纷离去,酷6成为了一家丧失了灵魂人物的公司。最新财报显示,酷6营收仅及优酷同期11%,土豆同期21%。酷6市值为0.70亿美元,远低于优酷的22.89亿美元,也不如土豆的8.72亿美元。酷6彻底跌出第一阵营。盛大则在这场裁员风波中损失了美誉度,造成双输。

    优酷无疑吸收了盛大的经验教训。双方合并后,优酷做了不少怀柔工作,就在双方宣布合并后不久,古永锵走进土豆上海总部。入场时,古永锵脱去深蓝色外套,露出代表土豆橙色T恤,与员工开玩笑说,原本担心会有人向他投掷鸡蛋、西红柿,但早上起床看看土豆、优酷两家市值各涨了7亿多美元,“觉得安全了。”现场承诺销售团队不会裁员。

    在4月底5月初,古永锵牵头举办优酷土豆联谊会,古永锵热情洋溢的给土豆员工鼓励,安慰其不要被外界因素影响,并称双方合并顺利。“大家可以坐下来喝脾酒吃羊肉串,看到什么不了解的都可以问。”

    在一切可以公开亮相的场合,古永锵和王微更是不断高调共同亮相,展示两人间亲密团结。

    不过,对土豆的隐性洗牌仍在继续。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伴随整合的推进,尤其是因为双方在业务、模式、内容等层面的同质性,未来一段时间裁员乃至高层变动在所难免,其唯一的希望就是不要再上演之前酷6冷血裁员一幕。

    这点能否完全避免仍是未定数。企业收购兼并案中,所谓“对等的合并”实属罕见,“弱肉强食”的法则非常明显。或为控制权,或为减少重叠和内耗,被合并一方高管团队遭洗牌的例子比比皆是。

    在谷歌正式宣布完成收购摩托罗拉移动的当天,谷歌同时宣布摩托罗拉移动CEO桑杰•贾及首席战略官、财务官、运营官等8人离职,丝毫未考虑桑杰•贾曾是带领摩托罗拉移动走出泥潭的第一功臣。

    即便是那些开始被称作“天作之合”的联姻,事后也很难兑现:1998年戴姆勒合并克莱斯勒汽车令世界震惊,双方的联姻不但没有体现显而易见的协同效应,反而成为一部MBA教材上不会出现的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里充满了欺骗、争夺和贪婪,也有懦弱、自私与失控:当初支持整合的克莱斯勒高管一个个被清洗掉。

    王微这一年——一个文艺青年的悲歌还是解脱?

    对于王微来说,这一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前妻(电视女主播杨蕾)上诉、上市停滞、上市再冲刺并获得成功,与优酷合并,再到土豆退市,王微一年多来的经历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

    尤其是土豆在香港路演的第一天,全球股市暴跌;在美国路演第一天,美国政府债券遭受标准普尔70年来首次降级。在一周时间里,王微一共开了55个一对一的见面会、将近10个早餐和午餐会,经历了无数的电话和讨论。

    在土豆最低谷的时候,王微激励员工说:“现在一切的策略都是去进攻,我们这群人就是一群加勒比海盗,整个市场上也都是海盗。快比慢好,为赢而做。”他甚至在投行建议土豆继续推迟上市时,不听从投行建议坚持上市。

    在Facebook上市的那天晚上,王微、王冉、李开复(微博)一批人聚集在创新工场办公区,心情激动的等待Facebook上市。王微对腾讯科技袒露心声:“真正土豆在敲钟时,我都‘麻木’了。”王微说:很羡慕Facebook CEO能远程视频目睹整个敲钟全过程。“土豆上市那天我北京、上海很多同事非常激动,彻夜未眠,大家激动到甚至都没拍一张照片,一点记录都没有。”

    当天,王微回顾了创办土豆的历程:05年1月开始创立,7月上线,到2011年8月上市,到现在快退市,在这过程中,IDG最初50万美元换来上亿美元回报,最差的获得投资人也获得5倍回报。王微说:过程虽然艰难,但却让土豆所有人梦想都能实现。他也有些自嘲的说,“Facebook是在上市,我们却是在退市。”

    “王微只想做他自己。”了解王微的人一致认为,王微是一个文艺青年,过着精彩的人生。“从2005年创业到现在,王微带着亏损的土豆上市了,婚姻历经波折问题顺利解决了,话剧也编了,书也出了几本。”一位土豆员工曾说“现在你看,Gary(王微的英文名)还是一头黑发,而老古已是一头白发。”

    “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这是土豆的口号,如同王微本人真实个性写照,不同的是如今土豆却被他人所主导。对他而言,这是悲歌还是解脱?对于未来,王微显得难以言语,他对腾讯科技表示:“是否会退出(优酷土豆合资公司),我没办法说。”
 
    本文来源:腾讯科技


    相关文章推荐:土豆的视频云——交付与存储走向混合


 

阅读:1004次
推荐阅读:

版权所有 © 2011-2016 南京云创大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835305), 保留一切权利。(苏ICP备11060547号-1)  
云创大数据-领先的云存储、大数据、云计算产品供应商